飞远信息技术-最新资讯

那些试点“现代学徒制”的职业院校,如今怎么样了?

作者:腾讯科技发布时间:2012-11-29


               

A304.tmp

企业和学校双主体培养学生如何推进?

记者深入试点职业院校一探究竟――

“现代学徒制”―“长势”如何?

今年5月,贵州省教育厅将全省31所职业院校作为现代学徒制试点院校,力求逐步建立起政府引导、行业参与、社会支持,企业和职业院校双主体育人的中国特色现代学徒制。

两个多月过去了,现代师徒制度在职业院校“长势”如何?

近日,记者来到首批试点院校之一的贵州省工业职业技术学院进行探访。

“学什么”

由学校和企业一起定

现代学徒制”是通过校企深度合作,对学生以技能培养为主的现代人才培养模式。那么学生究竟如何确定自己学什么?将来的工作内容是什么?

“在 我们学校,学生要经历一次考试,才能确定今后的专业方向。”贵州省工业职业技术学院经管学院院长李秀丽对记者说。目前,该院对学生采取工学结合的 “1.5+1.5”培养模式。第一学期,每名学生必须至少安排岗位体验一周以上;大二下学期,每名学生必须跟岗实习1至3个月;大三为完全实习期,每名学 生要先后跟岗、顶岗实习各半年。

在该学院,每名学生要在大二学期经历一次统考,然后根据个人的兴趣爱好和专业分数选择自己喜欢的专业,校方也会根据成绩择优录取。然后,校方将每名学生的考试信息公布给合作企业,重新打乱原有班级建制,根据企业需求重新编排“企业班”。

在教学内容上,现代师徒教育要求由校企共同开发出基于工作内容的专业课程和基于典型工作过程的专业课程体系,开发基于岗位工作内容、融入国家职业资格标准的专业教学内容和教材。

教师既要“上课”

还要在企业“上班”

按照要求,现代学徒制教学任务由学校教师和企业师傅共同承担。而对于职业院校的老师来说,这也是一次自身教学水平提升的契机。

“以 前讲课按照课本‘填鸭’,学生不爱听,老师苦于没有亲身实践,讲得也干干巴巴。”贵州工业职业技术学院老师秦浪说。2014年起,秦浪开始带着学生在温州 一家五星级酒店集团开始了“上班+上课”的经历。她在这家酒店还有着另外一个身份――人力资源部工作人员,平时除了给孩子们上课外,她还要和温州的同事们 一起做活动策划、主持各种晚会,开展本职工作。 

现代学徒制的师生关系建构问题是学徒制成败的关键之一。在这个过程当中,秦浪扮演的角色是当好企业和学生之间的纽带,让学生学到课堂教育中难以获得的不可言传的、具体的知识。

“收 获太多了,我自己也觉得成长了很多。知道企业需要什么样的人才,也更明白职业教育该怎么做了。”秦浪说,如今她对职业教育的理解是,“学校和学生谈恋爱, 结果就是顺利毕业”。很多时候,师傅对于学生已经不再仅仅是技能的传授者,更是职业精神、价值观、人生观上的引路人。

“在我国,职业技术学院的孩子通常是被应试教育分流出来的群体,他们一般都比较调皮。这意味着中国学徒制的师生关系中,带班教师要扮演很重要的角色。”秦浪说。

据了解,目前,贵州要求试点院校将指导教师的企业实践和技术服务纳入教师考核并作为晋升专业技术职务的重要依据,建立灵活的人才流动机制,校企双方共同制订双向挂职锻炼、横向联合技术研发、专业建设的激励制度和考核奖惩制度。

制度保障

避免“血汗学徒工厂”

按 照贵州制定的现代学徒制试点方案,试点职业院校将与企业签订现代学徒制合作协议,按照“招生即招工、入校即入厂、校企联合培养”的现代学徒制特点,与合作 企业共同研制招生与招工方案,明确学徒的职业院校学生和企业员工双重身份,签订好学校、企业、学徒三方协议。这其中,学徒的权益保护是躲不开的话题。 

近 几年发生了部分学校与企业勾结,以实习为名强迫学生低价打工事件。这引起了各方的警惕:如果不对学生权益进行充分的保护,那么,就有可能出现“血汗学徒工 厂”。贵州的现代学徒制明确了学徒的企业员工和职业院校学生双重身份,按照双向选择原则,学徒、学校和企业签订三方协议,对于年满16周岁未达到18周岁 的学徒,须由学徒、监护人、学校和企业四方签订协议,明确各方权益及学徒在岗培养的具体岗位、教学内容、权益保障等。

“这意味着有保障的机会。”李秀丽举例说,目前经管学院已经与一家国内知名的房产中介机构合作,开设了房产经营评估专业班,大三实习期,有好几名优秀的学生实现了月入破万,几个孩子没花一分钱就把大学读了,还赚了不少钱给家里盖房。 

采访中,李秀丽也认为,现代学徒制也面临着难题:“学徒”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工人,更不同于普通的“合同工”“农民工”,如果管理不当,很可能会侵害学生权益;而如果管理成本过高,则又可能会让企业对“学中做”不情不愿。 

“我们既要企业有‘红利’,又要让学生权益不受损。”李秀丽表示,从当前我国职业教育大背景来看,必须要推行规范教学和完善管理,教育主管部门更应当把这些内容纳入对各级院校的考核当中。


返回